厌生。

深爱一切白发/狐狸角色
严重声控颜控
唱见独爱しゅーず
卡米亚癌晚期、半个信长厨x
比较杂食、aph除了不吃米英外基本都吃
目前蹲在D5、主食杰佣!蛛机!其余杂食w
yys因崽子皮肤暂时回坑
平安京新手

博晴脑洞一发

慧砸不要怂写下来!!

月伶姬♪:

嗯...电影/原著向的脑洞.......


博雅心中的倾慕、执念、思念之情使他在晴明宅邸以外也常常能见到“晴明”,但也只有他能看到。这个“晴明”与现实的这个相似却又不一样。在晴明宅邸中喝酒聊天的时候只看到一个晴明。所以博雅很懵逼(。)于是晴明觉得有啥不对调戏了(好汉子卡x1)一番后好汉子就对晴明这样说了,晴明想了想,跟他表示估计没什么事但是还要我再想想,然后到时间了明天博雅还有事就回家去了,晴明回到书房详细查询了相关资料,一无所获,于是若有所思。


结果: 博雅最后看到“晴明”与真正的晴明隐隐的重合在了一起,然后忽然明白了这个“晴明”是啥,开了窍的好汉子正式的表了白,晴明有点小害羞(好汉子卡x2),反正他俩拥抱并表达了心意后事情差不多就完了(。)


片段:一次吹笛时“晴明”伴了舞,起床时发现“晴明”在床沿看着他,和“晴明”在他家走廊坐了会儿什么之类的,就是博雅一直被撩,感觉啊握草憋撩了我要控几不住我记几啊!但是这个“晴明”总是时不时出现又消失,但博雅感觉“晴明”没有恶意的,但也不知道那是什么,以及“晴明”和晴明的区别其实博雅刚开始各种分不出来,后来分出来了(。)以及晴明说这个“晴明”身上没有感受到“妖”或“灵”的气息(晴明也很懵逼的),最后到晴明宅邸时,博雅总算开窍了。总之这个“晴明”就是博雅的恋慕之情产生的,是他心目中的晴明,所以某些所作所为是他所想要晴明做的,不过那是潜意识中想做的,他显意识里并没有认知到自己的感情(摊手)(想让地主家的傻儿子开个窍是多么的难)。


可能会写吧...先记录下脑洞,细节什么的慢慢补....


不介意我辣眼睛的迷之文风可以继续看看↓


其实有那么一点想模仿原著但是,但是在下词穷见识短,实在是...实在是.....(哇的一声就哭了.jpg)


总之在下脑中跳舞那段差不多就是:


笛声响起,博雅便沉迷于吹奏中,渐渐的淡忘自己身处的环境,忘情地融入乐声之中。


笛声飘过之处,冰雪像是融了一般。


叮,叮。


水滴的声音。


随着这声音,


厚重的白色似褪去了。


青绿色的叶子从地上钻出。


继续吹奏。


笛声悠扬而出,忽的一片樱色花瓣掉落下来。


愈来愈多的粉色飘落。


地上只有一片白色,亦没有粉嫩的花瓣。


数不尽的花瓣从身后巨大的樱树上下落着。


笛声转折而上,似是在描述此时此景的美好。


一抹白色忽的在眼前出现。


似未融化的雪花。


想接住,却会化在手心。


白色的身影双手持扇,扇面恰好遮住脸庞,只露出狭长的狐眼。


花瓣掉落的速度似乎也慢了下来。


笛声转下。


那抹身影随着声音动了起来。


手腕翻转,脚步交错,手中的扇子转单手而握,墨色的发丝纷飞。


不似人间之物。


风像是微微的吹过,又仿佛从未出现。


万事万物皆不想破坏此时之景。


笛声渐渐停了。


随着白色的衣摆止了飘动,时间也似静止了。


博雅缓缓睁眼,放下一直举在唇边的叶二。


周围仍有小小的飘雪,庭院的地上还残留着一层薄薄的积雪。


身后是自己的房间,并非什么樱树。


但那抹白色的身影就立在自己眼前。


似笑非笑的唇边微微提起一丝弧度,狐眼略眯,白净的手上握着一只折扇。


“晴明......”


对上那双眼睛,不由得低低的唤了一声。


那人轻轻的,说,博雅真是个好汉子啊。


随后便似从没有出现过的,消失了。


半响,博雅凝视着刚刚身影存在的地方。


叹了口气。


“又在捉弄我吗?晴明.......”


总之就是这样......(躺平)

评论(3)

热度(20)

  1. 厌生。月伶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慧砸不要怂写下来!!